意大利俱乐部奥林匹亚今年夏天曾对德维恩,姚主席的老队友斯科拉依然在篮球场上奔跑

球队在今年夏天曾有意前NBA球员德维恩-韦德,剪掉他标志性长发

图片 1

虎扑10月18日讯意大利篮球俱乐部奥林匹亚总裁Leo
DellOrco在近日接受《米兰体育报》采访时透露,球队在今年夏天曾有意前NBA球员德维恩-韦德。

图片 1

奥林匹亚最初计划接触韦德,后者于2018-19赛季结束后选择退役。但在球队考虑阶段,在前NBA球员马努-吉诺比利的建议下,球队选择签下了前锋路易斯-斯科拉。

米兰—路易斯-斯科拉在意大利的新球队身披40号球衣而不是他过去常穿的4号,这并不是因为39岁的他想要庆祝即将在四月到来的“里程碑式的”40岁生日。

今年夏天我们想要签约一名重要的NBA球星,我们对德维恩-韦德感兴趣,但我们考虑了一段时间,大概两周前,主教练Messina在与马努-吉诺比利交流时,签约路易斯-斯科拉的建议被提了出来,他是那种教练和管理层都喜欢的球员。Leo
DellOrco说道。

在加盟米兰奥林匹亚队之初,斯科拉得知4号和44号是可以选择的球衣号码。球队创始人阿道夫-博冈切利,意识到他在1940年4月4日患上小儿麻痹症,导致他放弃将这两个号码的使用权给斯科拉。

(编辑:拖鞋)

这是一个传统,就像斯科拉他自己,一直延续下去。

然而,剪掉他标志性长发,这都是斯科拉自己的决定。那一头长发使他能在NBA赛场上能立即被认出。尽管他相对而言较晚才来到联盟,在2007年,那年他27岁。但现在他留着一头整洁的、商务风的发型,直到今年九月的FIBA篮球世界杯期间才被他的美国球迷广知。

“有一天我看着镜子,我看到了许多白头发,”斯科拉说。“我就感觉到我不能像这么一个老家伙般白发飘飘的,我必须剪掉。”

好消息是:剪发并没有影响他在场上的状态。作为世界杯赛场上年龄最大的球员,他带领阿根廷队摘得银牌,即便队中没有一位NBA球员。

在离开NBA两年后—他在2016-2017赛季为布鲁克林篮网队打了36场比赛—斯科拉在2019篮球世界杯期间场均得到17.9分和8.1个篮板,依靠出色的发挥入选最佳阵容,其中没有一位来自美国队的球员。

斯科拉随后与米兰奥林匹亚篮球俱乐部签约,这支球队现由前马刺助教埃托雷-梅西纳执教。最近我在我每年的足球观赛游程中绕道英国,借机与斯科拉聊了聊有关他“灰姑娘般”的夏天,篮球哲学和更多。

当你回顾在中国举办的FIBA世界杯时,你脑海中首先浮现的是什么?

斯科拉:那是一段有趣的经历。在中国的两周棒极了。我知道有许多人的想法是:“天啊,这个家伙还在打球?我认为他已经死了。”

我经常会感到很自信。我期待能有一次美好的比赛经历。我期待过得到银牌和做到其他那些事情吗?这我不知道。

在2002年的世界男子篮球锦标赛和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上后,仅提到“阿根廷”就能勾起美国篮球不好的回忆。但为什么是你最后成为阿根廷黄金一代中唯一还在征战赛场的球员?

第一个答案,也是最实诚的答案,就是我是那一代球员中最年轻的。但我有机会在平均年龄之上继续打球。有许多其他原因让我坚持下去。

不论是场上还是场下我都做了许多努力。我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严格的人。我也认为我的努力得到了回报。有时结果好一点,有时坏一点。但是养成良好的饮食、努力训练、保持充足的睡眠—当你年龄上去了,这些事你就需要做的更好。

你还想继续征战多久?

我打算一年一年地观察下去。我曾经以为我现在已不再打球。但我真的很想参加2020年的奥运会。所以我一直保持开放态度,如果我们进军奥运,我知道我必须站上赛场。

我不曾设想与我的家庭远渡重洋,再次登陆欧洲联赛并生活在另一个国家。但到现在为止,一切都还不错。

毫无疑问地,在中国打世界杯的比赛时,你是否有过这样的想法—也许我还能再回到NBA打球?

并没有。现在的比赛不一样了。像我这样的球员不再那么有吸引力了。

但在需要时你仍然能够踏出线外命中三分球,对吧?

我能够在NBA命中三分球。在NBA的最后两个赛季中,我的三分还不错,尤其在多伦多猛龙队时。但现在联盟中有太多擅长投三分的球员了,而且他们运动能力更强。

出色的球队,他们有更好的球员。不太出色的球队,他们有更年轻的球员。我只是不再认为我还在那个竞技水平上了。虽然我曾经在那个水平上。

但比赛已经和以往大不相同了。对于我来说想要在现在的NBA打球已更加困难,即便是巅峰期的我。

真的吗?

我过去有一些幸运。联盟打法的巨变恰好发生在我生涯末期,我也因此能打到37岁。低位进攻为主的比赛风格已不复存在了。长两分也已不是潮流。我要稍作调整,成为一名打法不同的球员,但我认为这对我来说会更加困难一点。

比赛节奏变得越来越快。现在的球员速度更快,他们运动能力更强,更高大。我不是一名运动天赋很好的球员。那些因素会阻碍我在NBA发展。

我还是无法相信阿根廷队杀进了世界杯决赛,在没有马努-吉诺比利和所有来自你们最强阵容的其他球星的情况下。你们是怎样做到的?

我也不知道,我也打破了自己的成见。在这届世界杯前,在和许多人谈话时,我说:“在没有NBA球员的情况下,你很难赢球。”我回顾过去的六届比赛,这确实不可能。你在没有NBA球员的情况下是不可能赢球的。然后在两个月之后,我打破了自己的错误理论。

你还是无法解释你们的成功吗?

我确实认为事情有时发生地不合逻辑。但那并没有改变逻辑,逻辑是不会变的。

你能够在中场拿球,出手并命中投篮吗?是的,你能。但是逻辑会告诉你那是一次糟糕的投篮选择。你命中了,甚至你用他终结了比赛,但那并不意味着我们都应该开始从半场投篮。

我认为那就是能让竞技体育更有魅力,更有乐趣的事情。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最好的球队将总是获胜,我们也总是提前知道比赛结果。但我仍然认为我之前的观点是正确的,我们获得银牌出乎意料。

马努在场边观看你们的比赛,这是什么样的感受?

在世界杯比赛期间,我一直有和他交流。我们中的一些球员建立了一个群聊。突然有一天他沉默了。我认为那很奇怪,但我当时并不知道他在飞来北京的路上。然后在比赛前换衣服的时候,我听到了他的声音。我想:那不可能是马努,但我望向角落时发现他在那。这实在是很特别。

终有一天,当路易斯-斯科拉告别赛场时,阿根廷篮球的未来会是怎样?

如果你问我是否感到担忧,那我会告诉你我确实感到担忧,但并非因为我们可能不会赢得比赛。我认为输球是OK的。但归根结底,你不能创造出优秀的球员。

如果你是米兰奥林匹亚队的总经理,你们打得不好,那你可能会说,“好吧,我们再签三名新的球员。”在国家队你不能这么做。我们的阵容基础难以改变。

我们这一代不是由某个项目而被创建出来的,我们是时运的产物。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还会再得到另一个马努。马努、安德烈斯-诺西奥尼、巴勃罗-普里吉奥尼。在我们国家的篮球历史上,我们没有凭空得到他们这样的球员。想想我们要持续不断地保持很强的竞争力,这真的现实吗?我希望如此。那些给NBA源源不断地输送球员的国家—塞尔维亚、立陶宛、法国、西班牙—在这些国家的球队中,即使有人退出,但其他人已经准备好挺身而出了。那就是我们在未来20年需要打造的环境。